「就以此次流感H1N1來說,只是病毒小變異、疫苗仍有保護力,就造成流行,不能預期明年或後年之後,會不會有一株新型流感跑來出,大家都沒有免疫力,也沒有疫苗可以打,這種可能性一直都是存在的,全民都不能輕忽,防疫體系也要隨時備戰。」郭旭崧說。

已被世衛組織 (WHA)日前宣布列為全球緊急公衛事件的茲卡 (Zika) 病毒,台灣也改為第五類法定傳染病。基本上,茲卡和登革熱就像倆兄弟,都是由埃及斑蚊傳播、都反映環境氣候的變化、考驗群體衛生習慣。

防疫好就砍預算 等失火已滅不了

蘇益仁說,流感重症一般都是65歲以上或2歲以下的民眾,4、50歲的中壯年絕少,如果中壯年有重症,不必基因定序就知道有病毒突變,一旦發生病毒突變藥就趕快開放流感用藥,要防堵病毒擴散,不應再把克流感用為治療藥物,而是防疫用藥。

資料來源:國民健康署

新興病毒前仆後繼,老的病毒不時反撲。2015年到2016年初,是疫病不安寧的一年,夏天的登革熱由高屏地區蔓延至台南,死亡個案達174人;秋冬的流感愈冷愈發威,重症逾1900人、死亡估約290人,這些狀似熟悉溫和的「老朋友」,造成的傷亡人數都超過當年的SARS疫情。

只不過,「打仗需要銀兩」,蘇益仁直指,新型病毒無時不威脅人類,但是政府有一個盲點,當防疫很好時就一直砍預算,「反正大家覺得沒事」,一當發生時才說為何沒準備,這很矛盾。

民眾也要配合衛教

這次流感,其實疾管署要在一月底一發現A型流感病毒株突變、有中壯年人死亡時就要應變,此時就要開放使用克流感藥物,蘇益仁直批「政府太保守了,保守不適合防疫。」

【SARS後13年—下個敵人】與病毒競賽,我們變強了嗎?

衛福部疾病管制署長郭旭崧說,SARS過去,但是新型傳染病的威脅從未停歇,尤其像禽流感H5N1、H7N9等禽類病毒,會不會先演進為禽傳人、再變人傳人,如果一旦成真,這就非常可怕,因為沒有疫苗,屆時會變成流感大作戰。

永遠都不能小看的流感

去年台灣的登革熱病例與死亡數量,在國際上名列前10名,其實是台灣近30年始終無解的公衛難題和疫病死角,國際主要的茲卡病毒流行區包括巴西、哥倫比亞,且時也是登革熱流行的地區,巴西每年有150萬登革熱病例,哥倫比亞也有6萬名登革熱病例。

他記得,SARS之後每次去行政院主計處爭取預算時,都被說「為什麼要威脅大家?」這令他很不解,防疫要走在最前面,不管是檢驗試劑、疫苗和藥物、民眾教育等,都必須有備無患,怎麼會說是「威脅」呢?

人類進化的歷史,可以說就是與病毒「激勵」的過程。不斷的對抗、亦可以說是互相「磨練」。病毒的存在,讓人類永不得安寧,卻也推促了人類的文明、強化人類體質,同時一再「警示」人類生活、環境、甚至野心引爆的危機。

但,後SARS時代,我們的防疫體質變強了嗎?

防疫醫師數量遠不及國際標準

【SARS後13年系列2—變革檢驗】395億元的血淚,台灣學到了什麼?

張上淳認為,要面對不斷有新的挑戰和考驗的疫病防治,需有一個好的、健全的防疫體系,像是醫療系統、公共衛生政策等。此外,民眾的部分也應盡量配合政府的相關衛教宣導,注意個人衛生習慣、咳嗽禮節等,有呼吸道症狀就戴口罩,該打預防針就要打預防針。

2015年5月南韓爆發大流行。2007年在密克羅尼西亞的雅蒲島爆發茲卡群聚疫情、2014年法屬玻里尼西亞和茲卡和登革熱一起燒、2015年巴西、2016年美國、甚至台灣也出現了境外移入病例。

【SARS後13年系列3—那些人吶2】他們沒有名字 他們是真英雄

「最重要的是,民眾就醫時一定要清楚說明自己的旅遊史,醫師也要保持敏銳的警覺,當年SARS第一個病例勤姓台商夫妻到台大就醫時,因為極少會出現一個家庭同時有多人感染肺炎的成人病例,一聽到他們在中國工作,立即隔離檢查,才在第一時間攔住第一個病例,否則台灣可能更早就擴散。」

MERS & SARS

2015年新舊病毒齊發

傳染病專家、前衛生署疾病管制局(現改制為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)局長蘇益仁強調,新型病毒無所不在,「這是人類難逃的宿命」,例如MERS(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),和SARS同樣是冠狀病毒的類型,發生急性的嚴重呼吸系統疾病,症狀包括發燒、咳嗽、呼吸急促與呼吸困難,在2012年至2014年期間,世界衞生組織接獲全球通報684宗MERS確診個案,其中204宗死亡,而死亡率約為30%,威脅性不可小覷。

茲卡 & 登革熱

資料來源:疾病管制署

資料來源:疾病管制局

蘇益仁認為,2009年流感時政府應付得很好,但2年前整個體系概念出問題,「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登革熱的防疫,南台灣大流行,中央卻是冷眼旁觀,也不成立指揮中心,明顯是心態有問題。」

究竟,下一個恐佈殺手在哪裡?

克流感藥物只要在有流感症狀48小時內用藥就很有效,不應該會有中壯年人死亡,但台灣使用克流感的用藥指南第一項是必須住院、第二項是48小時後症狀未改善才投藥,這與克流感藥物的使用方法大不相同,「科學不正確」,最後都是指向預算不足問題。

1918年西班牙流行性感冒(下圖,資料照片),便是改寫了歷史的一「疫」。全球平均致死率高達2.5%-5%(一般流感約0.1%),當時全世界約17億、近10億都感染,甚至有估計高達4千萬人死亡、創下在短時間內造成最多人死亡的記錄,遠遠超過第一次世界大戰。事實上,它才是終結第一次世界大戰真正的主導者。但其實又何嚐不是因為戰爭,才讓病毒交融、傳播更快速。

「也許還是會有小規模的人傳人,但只要一偵測到,很快把病人隔離開,它其實就不會一直傳下去。比較不會沒有像當年SARS有所謂的『超級感染者』,一個指標個案可以傳給好幾個人,讓感染狀況快速散播。」張上淳認為,假設MERS病毒沒有再繼續演變的話,目前對台灣的威脅或壓力並不是真的那麼大。

郭旭崧也坦承,目前碰到很大的問題就是有「法」,但沒有那麼多資源和預算,尤其國家財政困難,預算縮減,像前陣子南台灣登革熱疫情,明明是全球暖化、相關疫病的預算應多編,但過去5年預算卻縮減了1/3,等疫情來了再去向行政院申請,動用預備金,步驟繁瑣、有緩不濟急的感覺。

「疫苗的經費也不足」,很多國家把疫苗放在健保支出,但我國是規定疫苗屬於預防體系無法以健保支付。郭旭崧直言,「我國的會計系統僵化」,亟待改善。

除了預算不足的老問題,郭旭崧也提到,國際通用的「全球衛生安全綱領 (GHSA)」訂定防疫規格,可用做檢驗各國的防疫體系,去清點哪些夠或不夠,依此標準,國內防疫醫師數目不足,依據綱領每10萬人口應有1名,台灣應有230位防疫醫師,目前疾管署編制內僅有30位;因應許多新興傳染病皆是人畜共通或禽畜傳人,每50萬頭家畜應有一名從事公共衛生的獸醫,國內獸醫量足不足夠也有待檢驗。這些缺角都還有待補上。

然而,交通工具變革、世界地球村形成,提供比戰爭更快速的病毒穿越路徑。2012年12月中國廣東傳出「非典型肺炎」病例,2013年1月爆發流行、2月傳到香港和越南、3月就到台北。MERS 2012年在沙烏地阿拉伯出現,隔年英國出現病例、

也有專家企業貸款提出警訊,台灣入侵物種中的福壽螺、紅火蟻、琵琶鼠、小花蔓澤蘭、布袋蓮等,都來自茲卡病毒嚴重的南美洲,政府每年投入龐大防治經費都無法防止蔓延,極可能是茲卡病毒能否侵台的關鍵。

以傳染病專家的角度來看,傳染途徑是決定一個病毒恐佈程度的關鍵,空氣傳播是最可怕的,比如天花,雖然聲稱已絕跡,但一直令人憂心仍存在美俄的實驗室裡,特別是蘇聯解體時,對外宣稱已銷毀病毒,科學家仍不敢放心;其次是飛沫傳染,代表性的就是流感,它潛藏在社區各角落,變異又快、傳播力又強,每年冬天就來報到,雖然有疫苗,卻常常追不上它變化的速度。

SARS系列專題:

【SARS後13年債務協商系列1-現場重建】「大家愛不愛台灣?」一句話讓醫院同心抗煞

張上淳說,近年全球熱帶、亞熱帶地區病媒蚊造成的傳染疾病都是肆虐得很厲害,「茲卡比較麻煩的地方是對孕婦的威脅,因為可能會產出小頭症的嬰兒,對一般人來說反倒是比登革熱還溫和。現在比較好的方法就是,孕婦最好不要到茲卡的疫區去旅遊,但是,萬一台灣自己變成疫區就會非常麻煩。」民眾能做的就是清潔環境,不要讓病媒蚊孳生,看來簡單、卻十分重要。

【SARS後13年系列3—那些人吶1】他們不是英雄 是受難者

台大醫學院院長張上淳則認為,MERS會不會成為下一個SARS?得要看病毒會不會演變?目前的狀況是,MERS病毒到人類身上的時候不是那麼會人傳人,大部分還是從動物傳到人身上。

【SARS後13年系列4—病毒解密】是笨蛋是陰謀,快房屋貸款閃病毒的真貌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sars-13-023027627.html

信用貸款個人信貸

8445B2162FF7B790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土地貸款?

r37hr9bxb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